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《晓说》这期节目中,我们邀请了冯小刚,《芳华》是个引子,其实我们更想看看在《芳华》里,能找到的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的影子,有些情感有些人性,和时代无关,我们可能是借由一个时代的故事,看到我们自己。因为看到了《晓说》中冯小刚和晓松老师的对谈,也看过了《芳华》,本文中关于质朴的美、关于青春、关于善良有小编过多的个人理解,想和大家一起聊。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对谈一开始,晓说老师总结了冯小刚导演的轨迹,其作品从满足市场到满足个人,小刚导演极为认可“个人”这个表述,所以,《芳华》的初心是致敬冯导自己的青春。

冯导的原话: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然而

这个年代,还有多少人爱沾着泥土的花?

带着泥土的花什么样?

冯小刚:其实这里头有很多我刚才跟你说被我在电影里被放大的那种美感,比如说我整个的摄影、光线,因为我在拍这电影以前,我脑子里头回想起我在文工团的那段经历。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所以,我们在电影里看到了最天然的舞蹈学院的姑娘,他们不羸弱,淋漓着茁壮的美。林丁丁唱《峰烟滚滚》时最美,萧穗子拿着暖瓶出现在已经解散的文工团时最美,一众姑娘们,在泳池里边洒水的时候最美,这些时候,每个人都是本色,都在得到所求。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那个年代,美得如此鲜活了,大概戳中好多能识别纯粹的心吧。

当下的年代,怕是有很多人羡慕她们,美得本色,美得不加修饰。但这是冯小刚对记忆中美的诠释,他在节目中也坦言,美感被放大了,但好的作品是不是能折射出我们内心的某种渴盼?我们也看够了整形脸吧?我们也看厌了过分修饰而太过相似的五官吧?但是,有多少人能识别并珍惜自己本色的美?我们自己到底什么样才是美的呢?

任何年代,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在未播内容中,高晓松问了个大家都想知道原委的八卦问题,是这么问的:

高晓松:你们党校(冯小刚小时候生活在党校大院)当然也厉害了,那你觉得他们,就咱们北京人,咱北京人幽默当然就不说了,会逗乐,会这个那,咱们北京人到底是更会骂人呢还是更会夸人呢?

徐帆也曾经问过:“你们凭什么挤兑他?”

冯小刚怎么就成了个炮轰大神呢?

冯小刚关于骂人回答的原话耐人寻味:

冯小刚:我其实是这样,我能不能都说真话?我肯定做不到,我这辈子肯定假话没少说。但是我给自己有一要求,我能说真话我就说真话,我实在不得已,我必须说假话的时候,我不能把假话说的理直气壮,我不能把假话说的声情并茂,我得让人看出来我有点心虚。因为其实很多时候,包括这个行业里的,大家都看到了,谁也不说,我是没准,啪我就给说出来了。

这段话把小编戳到了,就是说假话得说得像假话,但有时候,控制不了自己就得说真话!人年轻的时候容易这样,但就像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中的那句话“有种就玩真的,玩真的就玩到底”!我用这话都怕说糟了冯导的真心,也许就是,没所谓什么的非要怎样,是我只会这样!甭管我是不是老了。

而在《芳华》里刘峰被下放,何小萍抱着刘峰学雷锋纪念品的纸箱子走出楼门,大喊了一声“刘峰,明天早上我送你”,那一刻的眼神带着一抹冷笑,最有底气,最震撼小编。耿直地告诉世界:你们不懂他的好,我懂!我也不在乎你们懂不懂!(可怜小编没找到这情节的剧照)

所以,何小萍熨服装的时候,突然掉下来演A角的机会,她竟然装病就是不演,眼神里一样是不屑。这一段都说本来有一段高原独舞,但公映的片子里没有更好,好多人被草地上穿病号服独舞击中了。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小编看这段的时候,反复问自己,如果我真心热爱跳舞,终于能演A角,我会像何小萍一样那么耿直勇敢的拒绝吗?就因为你对文工团彻底失望了?那我如何改变命运呢?

何小萍有情,视纯粹的、真诚的情感最珍贵,做不到弯着身子和有违内心的集体打得火热,或许她也看破的自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的命运。人在受排挤的时候,要么疏离,要么随众,一个保护内心,却更受外界伤害;一个违背内心,却可能得到某种风光,只是可能。

所以,穿着病号服草地上独舞,我们终于看到心灵的巨大创伤浇不灭的对美和热爱的记忆,却因为成了“精神病”才能不管不顾地舞蹈。真是讽刺,也真见命运的可悲。

有情人因为不被善待,却也都最懂保护内心微弱的洁净。

善良始终是被时代定义的吧?

片中战争戏的一段,萧穗子有段独白评价刘峰,具体原话小编没找到,大概意思是说:死了才能成为歌中的英雄,让林丁丁不得不每天唱他,想起他。凭什么就一定是为了当英雄,为了被林丁丁唱进歌里才废了手臂,还要一个人守着战友的尸体?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有个前提:这个时候他已经因为是雷锋的榜样被完美人格绑架,因为所谓的流氓行径离开文工团被下放,他已经看透了林丁丁并不懂他的爱,却把他当流氓;集体也完全无视他的善良,甚至用审查人的龌龊来糟蹋一个标兵。即便如此,他还要用命去赢得林丁丁对于英雄的尊重,他早见识了活雷锋都让林丁丁视为流氓。如果刘峰真的如此,那么这个人物就立不住了。

善良在萧穗子眼里不是出于本心,而是出于选择?萧穗子凭什么能够这么想?但是,一个时代的大环境能让人这么想!

在被时代定义的善良中,有数不尽的雷锋、数不尽的英雄。那么人性本初的善呢?比不得雷锋精神珍贵?但影片中,善良的两个人一个断了手臂,一个成了精神病。所以冯小刚给主人公的结局是他们最后相互陪伴。这也是片尾最戳心的一段独白: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刘峰和小萍分别后,再见面已经是十年后了,05年刘峰生了一场大病,幸亏小萍及时把他接到身边,悉心照料,才捡回一条命。他们没有结婚,也都没有子女,他们相依为命,把彼此当作唯一的亲人。我是在20年后,孩子的婚礼上,见到了那些失散多年的战友的,不由暗自感叹,一代人的芳华已逝,面目全非。虽然他们谈笑如故,但是不难看出岁月对每个人的改变和难掩的失落,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知足,话虽不多,却待人温和。原谅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,就让荧幕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。

他们没有结婚,也都没有子女,把彼此当作唯一的亲人,他们话虽不多,却更显知足。这样的结局如此平静,却又如此有力量。芳华虽已逝,但底色仍在。他们也没有把耿直、善良作为坚守,只是平常而已。

关于结局,冯小刚在《晓说》录制中说的原话:

有情的青春总是挤满伤害

这个结局,能让内心柔软的观众舒服一点,但可能也离片子获奖远了一点…….

     看节目,干货不少,也看片子吧,有些感受,只属于自己。